碗窑晏庙网  >   媒体 > 文章页

《生活对我下手了》:竖屏微网剧的时代要来了吗

竖屏微网剧的“抖音化”,它给观众的心理预期也只能是抖音式的——在短短的三五分钟内,必须有笑点和爽点。这就决定了竖屏微网剧的主流走向,只能是段子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单从这个剧名就不难猜出该剧的风格,就是对生活中职场、闺蜜、情侣、兄弟、家人、校园等方方面面的戏谑、调侃和吐槽。这其实是当前很多自媒体短视频的一贯主题,但《生活对我下手了》倒没有让观众觉得“梗老”“烂俗”,主要得益于编剧的敏锐和接地气,比如对“柜姐”、甲方、闺蜜等的吐槽,都能让人会心一笑,并且该剧的槽点也挺与时俱进,比如对网红美颜的反讽。当然,长相喜感、演技鲜活的辣目洋子也为此剧增色许多。

“凌晨开始下雨,还不小,差不多下到中午。雨停了以后,午后突然阳光灿烂,知了齐鸣,热气升腾,彩虹和日晕都出来了。”7月27日下午2时左右,网友南港在都江堰大道拍摄到了这组视频。他介绍说,大约午后一点过,天空中便慢慢形成了一个环,后来又套上了另一个大环,像圆形的彩虹,紧紧抱住火热的太阳。看上去,内环中好像堆积了一层乌云。

段子剧的快餐化、碎片化,的确有助于视频网站与短视频平台争抢用户,但如果竖屏微网剧都沦为段子剧,那么这一形式也很快会被用户抛弃。毕竟相较于短视频平台的海量用户、海量原创,视频网站主导的微网剧创作始终是有限的、滞后的。视频网站还是应该深耕于内容,在质量、深度、审美、价值观等方面下文章,以优质、差异化的内容实现对短视频内容的弯道超车。

号称全网首部竖屏微网剧《生活对我下手了》播出了,虽然没有大爆,但网络热度一直很高。该剧由网红喜剧演员辣目洋子主演,集结了包贝尔、马丽、沈凌等知名艺人、喜剧大咖。《生活对我下手了》的出现,意味着视频网站正在形成一种新的创作趋势,即微网剧+竖屏。要理解这一趋势,需要看清当下视频网站所处的大环境的变化。

旅游文明提升:城市靓丽面貌让人赞叹

报道称,这项调查是去年年底进行的,调查对象包括近5000名的美国人,题目是生活中的哪些部分给了他们满足感,答案不限。结果,调查得到的答案包括宠物、爱好、孙辈和旅游。

2018年是各大卫视折戟沉沙的一年,五大卫视的平均收视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这与视频网站的崛起、年轻观众远离客厅文化、电视机开机率严重下滑有关。虽然视频网站“打败”了电视机,但这并非意味着视频网站就可以高枕无忧。目前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尚无一盈利,但行业的天花板已经显现,更棘手的是,“后有猛虎”,短视频正对优爱腾形成遽然的冲击,不断瓜分优爱腾的市场空间——就像优爱腾曾经对电视台所做的那样。

《生活对我下手了》播出后,在豆瓣等专业评分平台上的口碑还不错。作为率先吃螃蟹的人,《生活对我下手了》的身上倒充分体现了竖屏微网剧的一切优缺点。竖屏模式对画面的构图造成很大的美学挑战,两人或者多人同时入镜时,比例就会显得别扭,因此拍拍段子剧是可以的,但遭遇严肃内容和大场面轻易就捉襟见肘。创新点是,竖屏的画面高度更高,将竖屏中间一线,分为两个画面,可以让画面进行有趣的“互动”。

这意味着,不论是用户人数、用户活跃度、使用时长等,短视频已经与优爱腾形成激烈的竞争,短视频的崛起必然造成用户的分流。并且,短视频平台也磨刀霍霍开始进军长视频领域,比如今日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就已经入局自制综艺。

《生活对我下手了》不仅“微”(全集48集,但每集平均只有三四分钟),它的另一个特点是,竖屏。竖屏,同样是短视频塑造的用户观影“习惯”,爱奇艺CEO龚宇在谈到竖屏网剧时,提到了一个数据:中国70%以上用户使用竖屏观看方式,竖屏内容会成为未来的一个主流方向。比如抖音,平台上所有内容都是竖屏形式,全屏化特质给用户更多的沉浸感;高节奏、高密度、碎片化、信息流的内容形式,让用户不知不觉被收割了时间。《生活对我下手了》的竖屏模式,其实就是“拟抖音”,每集几分钟,没有弹幕,不能二倍速,切换上下集时只要往屏幕上下轻轻一滑。

此外,广东省将开展工业互联网标杆示范应用推广,优先选择重点行业、重点企业、重点区域开展工业互联网应用示范;促进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创新发展,支持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对平台关键技术攻关的研发费用予以奖补。

龙宇翔感谢曲星副总干事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的支持。他说,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坚定支持者,自2017年11月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来,双方在文化、教育、科学等领域的交流合作不断增多,互信不断加深。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将一如既往地支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积极落实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重要讲话精神,共同推动妇女儿童中心、人工智能、医疗健康等实质性项目落户中国。

而从更深远的角度考量,一种新的媒介出现,也会影响着用户对内容消费的习惯,继而影响内容生产的模式。就像视频网站崛起,冲击了客厅文化,地铁上人人都是拿着手机在看视频,而不是人人抱着笔记本电脑看视频;同样地,快餐化、碎片化的短视频的崛起,也会影响年轻用户对视频内容的消费习惯——他们青睐于那些更短的、更轻快的、更放松的内容,以便在排队、等地铁、开会间隙、睡前十分钟等碎片化时间,都可以轻松一刻。如果视频网站无法跟上用户习惯的变化,它们很可能在惨烈的竞争中处于劣势。

另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浙商基金旗下仅1只股票基金,规模0.32亿元,5只混合型基金规模仅9.92亿元,7只债券基金规模合计104.98亿元,2只货币基金规模合计169.16亿元,而这两只货币基金规模最高时曾达458.64亿元。

这是以《生活对我下手了》为代表的网络短剧卷土重来的根本原因。其实,网络迷你短剧曾在2012-2014年红极一时,比如2012年的《大鹏嘚吧嘚》《屌丝男士》、2013年的《万万没想到》等。但当时是长剧的天下,因此这一批最早入局网络短剧的,最后反而纷纷投身长剧与电影。如今短视频的时代来了,优爱腾也不得不打起短视频嫁接影视和综艺的算盘,可以预见,明年会有更多的微剧、微综艺上马。

该组织还发出威胁称,如韩国政府不接受上述要求,他们将向朝鲜以及部分东南亚、非洲和南美洲与韩国展开竞争的国家出售所有的资料。

【成都市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点评】李锋峰作为党员领导干部,本应以身作则带头遵纪守法,却仍旧在党的十八大后顶风违纪,触碰纪律红线,利用职权违规接受管理服务对象的礼品及宴请,属于典型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该案警示我们,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纠正“四风”,必须久久为功、持续发力,始终保持高压态势。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必须以案为鉴,带头遵规守纪守法,使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成为常态、成为习惯。

而随着《花千骨》《青云志》等影视剧的爆红,除了主演们受到了众多观众的喜爱,以张杰、陈奕雯等为代表的一群青年配音演员也同样收获关注。在本期《为时代喝彩》中,你也将欣赏到他们的精彩表演。

短视频社交大概是在2013年诞生,2015年兴起,2016年便迎来兴盛时期,各种短视频平台层出不穷,快手、抖音成长为短视频里的两大巨头。《2018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6.09亿,热门短视频应用用户规模5.94亿,占整体网民规模74.1%。其中,30岁以下的网民短视频使用率80%。与此同时,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度报告显示,截止今年6月份,短视频用户的总使用时长增长至7267亿分钟(去年同期仅为1272亿分钟),而在线视频用户总使用时长才7617亿分钟,二者已经相差无几,差距还在不断拉近。除此,快手、抖音等的日活跃用户,已经与优爱腾并驾齐驱。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栏目最新